杭州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信息,跨境电子商务新闻,跨境电商雨果网,跨境电商鹰熊汇,跨境电商要闻,杭州跨境电商,虎跨境电商,跨境电商赢商荟,郭大侠谈跨境电商物流,浙江跨境电子商务   
banner
机甲桃太郎国语:“异类”贾跃亭

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商人一直是处于相对附属的地位。不过,山西商人很早就以钱庄闻名全国,在当时不完善的商业环境当中建立了现代金融业的雏形。以生态化反和蒙眼狂奔闻名的贾跃亭,就是山西人。与其他山西企业家主要集中在煤炭产业不同,贾跃亭从事的是最时髦的互联网行业,这使他成为了近几年互联网行业的话题人物。

按照媒体的表达,贾跃亭面对记者时爱笑。“采访进行了大约一个半小时,从头至尾,贾跃亭一直笑容满面,仿佛跟他交谈的不是我而是郭德纲。大多数企业家面对记者都不怎么笑,笑多数是礼节性的,当标点符号用,要么就是出于得意,而贾跃亭仿佛不笑就无法呼吸。”而在更多媒体的报道中,贾跃亭是一个平时沉默、但在公开活动上会既有激情又口若悬河的一个人。不过,关于贾跃亭的创业历程和家庭,仍然并不清晰,这也可以说是商业媒体聚焦人物中的一个异类。

“生态化反”

美国学者詹姆士·穆尔(James F.Moore)1996年出版的《竞争的衰亡》一书,标志着竞争战略理论的指导思想出现了重大突破。作者以生物学中的生态系统这一独特视角,来描述当今市场中的企业活动,但又不同于将生物学的原理运用于商业研究的狭隘观念。后者认为,在市场经济中,达尔文的自然选择似乎仅仅表现为最合适的公司或产品才能生存,经济运行的过程就是驱逐弱者。而穆尔提出“商业生态系统”这一全新的概念,打破了传统的以行业划分为前提的竞争战略理论的限制,力求“共同进化”。

互联网给生态理论带来了全新的环境,而经济学和管理学理论对于互联网的解释似乎滞后,这使得人们陷入了迷茫。贾跃亭似乎成了一个魔术师,只是看客不知道他在帽子里面变出的是什么,而这个挪腾空间足够他进行一轮又一轮融资。外界对于贾跃亭最大的猜想,就是他是不是一个空想家。这样的人物在中国曾经反复出现。比如曾经有过多个天才构想的牟其中,曾经幻想能够在喜马拉雅山炸开一条路。根据经济学家弗兰克奈特和熊彼特的观点,企业家本身就是应该具有一定狂想因素的人,他们有着疯狂的自我实现欲望,能够抓住市场当中稍纵即逝的市场机遇。但是另外一方面来说,商业又是非常务实的,有着大量细节的工作。就是在现在,贾跃亭也表示蒙眼狂奔的阶段基本结束,用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的话说,就是是时候打扫战场了。

贾跃亭是一个善于把握市场机会的套利者,他的成长环境似乎不那么互联网,在一线互联网企业家当中,他没拥有出众的学历,也没有海归背景。值得关注的是,尽管乐视一度体现出成为BAT以外互联网第四极的野心,其他互联网大佬,甚至是BAT大佬却很少对乐视置评,在乐视最为风光的几年,在IT领袖峰会上和企业家年会上,贾跃亭曾经和马化腾、马云这样的大佬有着直面交锋,他认为巨头“过于专注,不够颠覆”。在2016年的IT领袖峰会上,乐视集团董事长贾跃亭认为“和BAT不存在竞争,为什么让创新型的互联网企业暗无天日?因为未来有三种可能。第一种,被BAT打死;第二种,被BAT并购;第三种,被BAT参股。”

提出“生态化反”概念的贾跃亭认为,“互联网与智能终端结合、内容结合等,有可能创造全新的模式出来。七个产业在乐视里面是一个产业,只是场景不同而已。”但事实上,贾跃亭的乐视离BAT还有着漫长的距离。

在自媒体翁章的《距一个“伟大”的互联网企业,你还差一个生态圈?》中,作者指出:当下“生态圈”的构成,不只是业务板块的简单叠加,而更应该是围绕企业发展更为实质性的目的。而以大数据为核心,缠绕流量、内容、商业三个板块才是企业想要打造的生态圈的本质。 那么,未来呢?不反思自身,盲目追求融资和估值。创业者们真的离“伟大”的互联网企业只差一个生态圈?这无疑是质疑者对贾跃亭最大的怀疑,也是贾跃亭从来没有公开解释过的。

疯狂金融化

中国经济的金融化程度越来越高,企业家的融资需求也越来越大,融资手段不断翻新。很多金融手段的专业性程度非常强,以至于普通投资者无法看清本质。乐视无疑是融资次数最多的企业之一,尽管如此,贾跃亭认为乐视的融资能力十分一般。而据媒体报道,贾跃亭的融资手段可以说穷尽了各种手段。乐视的业务模式难以让人看清,金融手段又不断翻新,无疑让人产生了忧虑感,海外并购的开展更是让人产生了资产转移的担忧。为此,产生了鲜明的两派观点:一派观点认为乐视的模式是新模式,乐视的融资是为了一个伟大的梦想打好基础;而另一派观点则认为贾跃亭的本质目标是为了在股市圈钱。这两派观点不断斗争,伴随着贾跃亭的不断融资。

在这样的背景下,PINWEST网站的骆启航和钛媒体的赵何娟的文章,将乐视与德隆相比无疑引起人们的关注。赵何娟一直是坚定的乐视反对派,她认为《乐视致命命门不是缺钱,是疯狂的关联交易》,进一步,她质问乐视会像当年德隆一样大崩盘吗?赵何娟在文章中分析到:生态内钱生钱的金融模式,才是乐视生态的核心商业模式,这样形成的循环,直到它的每一个生态子业务都能实现正向的现金流循环,不再需要上市公司举债输血,各自独立盈利,那么乐视生态模式就做成了。所以,这就是一场生态子公司何时实现正向现金流各自盈利,与A股上市公司何时结束高增長、或A 股上市公司的核心业务何时出现现金流崩盘之间的赛跑。

“当你发现这是一个循环,就像德隆一样,乐视网也是在自己的闭环生态体系内,玩了一个钱生钱的游戏。如果说德隆在当时一级市场几乎不成气候,二级市场极度不规范,利用了一级半市场+二级市场的联动,完成了杠杆自循环,那么乐视网就是用二级市场+一级市场,完成了杠杆自循环。”

赵何娟历数:乐视当然不是德隆,德隆所处的时代,融资的资本结构和手段都极其单一,乐视今天则已调用了几乎全部可以调用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二级市场、债券市场、新三板、PE、VC、银行,甚至一度试图介入类P2P,自己做金控……凡是“钱多”的地方,就有乐视的身影。

互联网模式下,产品本身具有无边界性,而经济大趋势是数字化的比重越来越大,因此边界的不断拓展是可以理解的。比如阿里、腾讯、百度进入可进入的所有领域,数字和计算正在成为未来商业的重要基础设施,企业的融资大环境也相对有利。但与BAT不同,乐视进入的都是让常人觉得十分疯狂的领域,比如乐视汽车,这个需要消耗大量资金的领域在短时间内看不到烧钱的终止。

舆情双刃剑

樂视是一家乐于和媒体打交道的公司,据说最高峰时期一年开过100场发布会,所以也被称为PPT公司。也因此,乐视拥有与体量不相匹配的媒体影响力,处于危机的时候,乐视为媒体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新闻素材。乐视的企业文化渗透着贾跃亭的影子,但是在和媒体关系上,却和贾跃亭的风格不同——贾跃亭无疑更加接近于传统企业家,相对内敛不善言辞。

这应该是贾跃亭出于利益权衡的决定。媒体也属于商业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在乐视的产品知名度还不够高时,媒体的传播可以给乐视打出大量的广告,然后依靠不断的自传播源源不断地扩大。但媒体也是一把双刃剑,尽管乐视尽全力和所有媒体搞好关系,但在这个媒体分众化和个体化的年代,控制所有的口碑是不可能的。在乐视网还只是一个视频网站时,人们的讨论主要在于蹊跷的上市路径;而在乐视不断开展“生态化反”的征程时,关于贾跃亭和乐视的不同观点的争议,也不断地发酵,热度越来越高。由于乐视的盘子太大,因此每当一个板块出现危机,就可以引起乐视的一轮舆论危机,易到用车、乐视体育、乐视手机和贾跃亭的股权质押,都已经引起了多次媒体讨论。

企业和媒体的关系一直是个非常微妙的话题。乐视网是十分重视公关的公司,但公关本身有着局限性。乐视网不断地制造话题,布局越来越大,发布新闻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但在另一个方面形成了自己的困局。而且企业家本人,也可能因为舆论环境而生出不切实际的妄念。比如,当年曾经在媒体上赫赫有名的企业家,很多都走上了衰退的道路,这也正是中国很多教父级企业家,一直对媒体保持着审慎态度的原因。从网络的评论来看,很多人对于乐视的产品也充满了抱怨,进而延伸到企业家本人。对企业家而言,最好的营销还是产品本身,企业家本身不应该迷恋媒体的光环。风光一时无二的乔布斯,生前也一直十分低调,所有的媒体讨论都是基于苹果的产品和企业风格,本人接受采访十分少见。

贾跃亭和乐视显然还会在风口浪尖待上一阵子,孙宏斌的介入给乐视的下一步走向提供了一个观察的窗口。乐视会怎么变化?企业家的模式有很多种,尽管人们赞赏技术创新的伟大,商业模式的创新仍然值得歌颂,而归根结底能够创造价值的才是好公司,乐视最终需要证明的是这一点,毕竟,真正的企业家精神是值得肯定的。即使乐视的故事有瑕疵,在这个呼唤创业精神和企业家精神的年代,也不能够因此而让企业家这个名词被污名化。

前一篇<<上一篇:顺流逆流之生花柳:重大违法应及时叫停交易  
 下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