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信息,跨境电子商务新闻,跨境电商雨果网,跨境电商鹰熊汇,跨境电商要闻,杭州跨境电商,虎跨境电商,跨境电商赢商荟,郭大侠谈跨境电商物流,浙江跨境电子商务   
banner
关键时刻20130507:华力创通:坏账计提变更一石二鸟

12月1日,华力创通 (300045.SZ)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18年11月30日召开的董事会议上通过了《关于变更坏账准备计提比例的议案》,公司应收款项根据 “信用特征组合账龄分析法坏账计提比例” 将1年内的计提比例由5%降低至1%,1-2年的由10%降低至5%,2-3年的由30%降低至15%,3-4年的保持50%不变,4-5年的由80%提升至100%。

深圳证券交易所于2018年12月4日向华力创通发送了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说明降低坏账计提比例的原因,并怀疑该公司是在为实现业绩预测而操纵财务指标。此后,华力创通给出了相关解释。

在回复公告中,华力创通以公司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财务数据为基础进行了测算,结果表明,本次会计估计变更会减少2017年度的坏账准备4223万元,进而减少资产减值损失4223万元,增加所得税费用633万元,增加净利润3590万元,其中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增加3584萬元;增加所有者权益3589万元,其中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增加3584万元。

此外,在回复公告中,华力创通还根据对2018年年底公司的应收账款估计值对这一会计估计变更于2018年财务数据的影响进行了测算,结果表明,本次会计估计变更预计会减少2018年度坏账准备3905万元,进而减少资产减值损失3905万元,增加所得税费用586万元,增加净利润3319万元。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通过比较发现,华力创通在回复公告中的解释有掩人耳目之嫌。华力创通的坏账计提变更,远比行业类上市公司更激进,公司此举动机并不简单,既美化了自己的财务报表,又成全了定增的机构及资产注入方,可谓一石二鸟。

高增长隐忧

2018年前三季度,华力创通的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分别为4.06亿元和4834万元,同比分别增长24.2%、72.6%。华力创通在三季报中预计,在2016年和2017年公司连续两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0%以上增长的基础上,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不低于1.2亿元,较2017年增长超过50%。

在报出一份业绩靓丽的三季报和全年预测后,华力创通却通过更改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来增加利润,确实令人大跌眼镜。

华力创通2015年至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2879万元、4927万元及8150万元,后两年增速分别为71.1%和65.4%,但这种高速增长却牺牲了公司的现金流:公司过去三年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913万元、2735万元及-9045万元,经营质量可见一斑。

经营现金流去哪里了?答案是不断攀升的应收账款。

华力创通主要研发、生产和销售计算机技术的仿真测试系统及其相关设备,所涉及范围包括卫星导航、轨道交通应用、雷达通信等。这几个领域以军工企事业单位为主,客户集中度较高,导致华力创通应收账款较高,且应收账款增速远超收入增速。

根据2016年、2017年年报,华力创通各期末的应收账款分别为4.13亿元、7.02亿元,其资产总计分别为12.64亿元、18.69亿元,营业总收入分别为4.19亿元、5.71亿元。通过简单的计算可以发现,华力创通上述期间应收账款占总收入比分别为98.72%、122.97%,其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分别为32.70%、37.55%。由此可以看出,无论是应收账款占总收入比还是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华力创通的这两项指标都处于不断攀升过程中。

华力创通此前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分6档,1年以内(含1年)的应收账款按照5%计提坏账准备,1-2年、2-3年、3-4年、4-5年及5年以上的坏账计提比例分别为10%、30%、50%、80%和100%。

不过,华力创通的回款却越来越难。据公司给深圳交易所提供的答复函,华力创通占主要部分的1年以内、1-2年应收账款在过去三年的回款情况都有不同程度地下滑。

不断累积的应收账款及回款的放缓,自然会推高计提的坏账准备,坏账损失也随之增加。华力创通2015年至2017年计提的坏账损失分别为756万元、1015万元及3288万元。2017年,公司确认的坏账损失占净利润的比重已经达到40.34%,坏账损失似成不可承受之重。

解困友军

除了美化自己的财务报表,华力创通此举还暗助了友军。

这还得从一次并购案说起。2016年4月,华力创通公告称,公司拟斥资4亿元人民币收购江苏明伟万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明伟万盛”)的100%股权,明伟万盛截至评估基准日2015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只有2967万元,4亿元的交易价格溢价12倍以上。

为此,交易对手给出了较高的业绩对赌,承诺明伟万盛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累计不低于1.26亿元(下称“承诺利润数”),其中2016年度承诺利润不低于3450万元,2016年度和2017年度承诺利润累计不低于7590万元。该收购于2017年二季度完成,并形成了3.21亿元的商誉。

根据华力创通给出的2017年度业绩承诺实现情况的核查意见报告书,2016年,明伟万盛净利润为3652万元,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为3614万元,比承诺的3450万元还多了164万元;同时,2016年与2017年,明伟万盛净利润合计为7925万元,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合计为7856万元,超过7590万元目标的3.5%。

根据半年报,2018年上半年明伟万盛实现了1093万元的利润,对比起2017年同期的414万元似乎有着明显提升。根据承诺利润不低于1.26亿元的目标,明伟万盛若想兑现这个承诺,2018年度的归母净利润需达到4702万元,换句话说,扣除其2018年上半年利润,其下半年需实现3609万元的利润额才能达标。通过此数据对比可以看出,即便存在四季度收入集中确认的因素,明伟万盛要完成业绩承诺目标也存在很大难度。

明偉万盛主营产品为轨道交通安全门系统,其业务主要通过与总包商来实现,这注定了公司具有高应收账款的特点。重组报告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9月的各期期末,明伟万盛应收账款账面值分别为279万元、2100万元、5746 万元,应收账款快速增长。

2017年二季度末,华力创通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从此前多年的4亿元左右飙升至6亿元以上,至年底更是突破7亿元。

一个不利的情况是,在2016年1-9月为明伟万盛收入贡献半壁江山(54.37%)的今创集团(603680.SH)在2018年前三季度的收入增速只有个位数,净利润更是出现负增长,客户的业绩不佳会否传导给明伟万盛?

若2018年年底明伟万盛未能达到承诺的总计1.26亿元利润,华力创通为收购明伟万盛而形成的3.21亿元商誉将面临减值风险,而华力创通变更会计政策的举动将有利于明伟万盛完成业绩承诺。

除了规避减值外,上市公司还有通过改善报表业绩来提振股价之嫌。作为并购明伟万盛的一部分,华力创通同时推动了一笔4亿元的定增,这笔定增在2018年2月完成。根据华力创通2018年2月13日发布的《募集配套资金之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此次募集资金总额为4亿元,发行价格为10元/股,限售期为12个月;参与定增的机构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道泰信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及创金合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金额分别为1.6亿元、8000万元和1.6亿元。

也就是说,该部分股票在2019年2月就会解禁。在这一年间,华力创通只进行了每10股派0.15元现金(含税),并没有进行股票送转,而近几个月华力创通的股价在6.8元到8元之间来回游走,该价格区间明显低于定增价,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投资者的损失在20%到32%,可谓是损失惨重。因此,华力创通变更坏账计提比例或许也有助力定增参与方解套之嫌。

远比同行更激进

在回复深圳交易所的问询时,华力创通也列举了一些行业上市公司的数据进行辩解,但这是否合理?

为了论证变更会计政策的合理性,华力创通列举了振芯科技(300101.SZ)、中海达(300177.SZ)、天和防务(300397.SZ)、海格通信(002465.SZ)、中航高科(600862.SH)、华讯方舟(000687.SZ)及伟星股份(002003.SZ)等7家公司作为比较,其中前三家的坏账计提比例与华力创通更改前的计提比例差不多,后四家与华力创通更改后的计提比例差不多。

但个中情况并非如此。

海格通信主营为无线通信及北斗导航设备,主要客户为军委直属机构、各大军种、三大运营商、公安和武警部门等,该公司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均为涉密单位,华力创通的前五大应收账款并未对此进行标注,两者客户特点是否一致值得商榷。

中航高科的主营业务与华力创通不同,其主营业务为房地产(2017年度的营业收入占比为49.25%)、复合材料(2017年度的营业收入占比为42.94%),而航空器材部分只占1.91%;而且,中航高科1年以内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为0.5%-1%,但其实际控制人为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应收账款客户大多为下属公司,资质良好。

三生教育网
表1:同行业上市公司2017年应收账款计提比例资料来源:Wind
三生教育网
表2:同行业上市公司2017年应收账款明细资料来源:Wind

华讯方舟的主营业务与华力创通相似,《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通过查看华讯方舟2017年年报得知,该公司2017年1年以内应收账款占总应收账款比达87.63%,比华力创通2017年的占比60.73%要高不少,华讯方舟的回款率好,所以其1年以内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为零,具有合理性。

伟星股份的主营业务与华力创通不同,其主营业务为拉链、纽扣等其他服饰材料,总占比超过95%,华力创通用该公司占比不足5%的导航业务来进行比较,华力创通此举避重就轻,利用该公司与深交所打擦边球。

反倒是该行业比公司计提更严格的上市公司,华力创通没有提及。

事实上,同行尚有更多上市公司维持与华力创通更改前差不多的计提比例。以卫星导航方面为例,《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找到两家与华力创通业务相类似的上市公司,分别是合众思壮(002383.SZ)与北斗星通(002151.SZ)。

如表1所示,与更改坏账计提后的华力创通相对比,3年内合众思壮与北斗星通的坏账计提比例明显要比华力创通高得多。这也从侧面说明,华力创通更改前的坏账计提比例更是行业的平均水平。

如表2所示,若从应收款项占总应收款项比来看,华力创通、合众思壮、北斗星通一年以内的应收款分别为47715万元、120030万元、103096万元,其总应收账款分别为78570万元、140839万元、116118万元,其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占总应收账款比分别为60.73%、85.22%、88.79%。同时,从1-5年内应收账款占总应收款项比来看,华力创通为39.27%,合众思壮为14.78%,北斗星通为11.21%;由此可以看出,华力创通有近四成的应收账款账龄超过1年,而合众思壮与北斗星通只有不到15%应收账款账龄超过1年;从而,可以得出华力创通的一年以上应收账款占总应收款的比例比其同行要高很多,这说明华力创通回款能力比同行低不少,应收账款质量更差。

2018年12月10日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的公告中,华力创通分别列举了所谓的“同行”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与自己做比较,但《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对这些“同行”上市公司进行深入研究后发现,华力创通有避重就轻的嫌疑,专挑对自己有利的上市公司做对比,华力创通更改坏账计提比例的理由并不充分。

对于文中所提及的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致函华力创通,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前一篇<<上一篇:同居俏佳人jar:一次性收入不能成为退市挡箭牌!  
 下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