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信息,跨境电子商务新闻,跨境电商雨果网,跨境电商鹰熊汇,跨境电商要闻,杭州跨境电商,虎跨境电商,跨境电商赢商荟,郭大侠谈跨境电商物流,浙江跨境电子商务   
banner
nononononananana:解读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的信:做多中国 多一点时间和耐心

2月23日,“股神”巴菲特发表一年一度致股东的信。作为《巴菲特致股东的信》(第4版)的译者,杨天南就201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在杨天南看来,在这封致股东的信当中,巴菲特不仅透露出美股市场估值并不便宜,还通过“忘记树木,关注森林”强调集中投资中适度分散的仓位管理的重要性。杨天南对《红周刊》表示,巴菲特和伯克希尔公司的成功,的确搭上了美国几十年发展的“顺风车”,但是不能因此就低估了巴菲特的个人能力。“与巴菲特同一时期的美国人很多,中了这张‘卵巢彩票’的人远不止他一个,但最终只有巴菲特取得了如此大的成就,这才是真正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美股市场并不便宜

《红周刊》:2018年四季度,巴菲特增持了美国软件公司红帽的股票。外界有观点认为“巴菲特不擅长科技股”。在您看来,增持红帽公司是否是巴菲特在其能力圈范围外的又一次尝试?

杨天南:首先,一个人的能力圈并非与生俱来的,而是后天习得的;其次,能力圈可以稳定扩大,当一个人在某个特定的领域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能力圈就会相应扩大;但是最终,一个人的能力圈是有边界的,因为“人生有限”,这和学习能力与学习兴趣无关。

不要一味认为巴菲特买入科技股就是在能力圈之外,他也是在不断学习和进取之中。无论巴菲特买入IBM、苹果还是红帽公司,一笔投资最终能否赚钱与是否在其能力圈范围并不能完全画等号。或许很多时候,巴菲特并没有做错,只是我们没有读懂而已。

《红周刊》:巴菲特总是猎捕“大象”,但在今年致股东的信中,他却表示,具有长期盈利前景的公司价格已经“高上了天”。巴菲特的态度是否也意味着当前美股市场并不便宜?

杨天南: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1000多亿美元的账面现金或现金等价物,而且对伯克希尔这么庞大的体量来说,小型收购的成效对于整体贡献已经无足轻重。所以,猎捕“大象”就成为了巴菲特的最优选择。但是,“大象”的数量本身就有限,猎捕合格的“新大象”的难度与日俱增,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巴菲特在去年大量增持苹果公司的股票。巴菲特在2015年和2017年进行了几宗大型收购,此后再无大手笔出现。巴菲特已经用“行胜于言”的方式来表达出他对于“美股市场当前的估值不便宜”的看法。

集中投资中的适度分散

《红周刊》:2015年,巴菲特收購了卡夫亨氏,但如今,巴菲特却承认失手,并表示当初为卡夫与亨氏的合并交易支付了过高价格。对此,您怎么看?

杨天南:巴菲特在致股东的信中明确表示:“一两棵树生病,并不会影响我们花费几十年搭建的森林。”投资并不能确保100%正确,但可以通过“关注森林”来保证投资的成功。反过来,每一个最终失败的股民在历史上一定有过成功的炒股经历,例如通过抓住了涨停板、或一只牛股实现了10倍收益,但1000元钱实现10倍的增长也无法达到“解决问题”的目的。很多投资者只关注树木,却忘记了关注森林。

之前,不止一个人问过我,既然是价值投资,为什么我在2014年杂志专栏组合中买入乐视。其实,即使不考虑这项投资还是盈利的这个前提,我当时买入乐视的理由与后来炒作的理由并不是一回事;即使我买入的乐视跌到零,也并不影响整个投资组合最终“跑赢大盘、绝对盈利”的结果。守正出奇,穿越牛熊之后,我们依然会实现投资管理成功的两个标准。

《红周刊》:“关注森林,忘记树木”是否也正好可以说明集中投资适当分散的重要性?

杨天南:没错,巴菲特与格雷厄姆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格雷厄姆不深究企业质量,而是通过买入非常多价格便宜的公司来控制风险。但是,巴菲特和芒格基本上奉行集中投资的原则,但巴菲特和芒格所奉行的集中投资可不是“只买一家公司”。

去年5月,芒格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虽然表示“不需要投资很多东西才会富有”,但他也同时认为,100%确定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巴菲特都在卡夫亨氏的投资中犯了错误,如果我们奉行“只买一家公司”的原则,万一押错了呢?

给中国多一点时间和耐心

《红周刊》:在2019年致股东的信中,巴菲特专门用一个章节来回顾自己的投资历程,并将伯克希尔的成功归功于美国经济的发展。

杨天南:必须承认,巴菲特和伯克希尔公司的成功,的确搭上了美国几十年发展的“顺风车”。但是,我们同样不能因此就低估了巴菲特的个人能力。20年前就有人质疑,如果巴菲特出生在阿富汗就无法取得今天的成就。但是我们今天却要客观地替巴菲特说句话,与巴菲特同一时期的美国人很多,中了这张“卵巢彩票”的人又不止他一个,但最终只有巴菲特取得了如此令人瞩目的成就。

同样,在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每个年轻人自20多岁踏入社会以后,各自发展10年之后出现了非常大的差异。在同一个历史阶段、同一个国家,为什么每个人的成就会不一样?有人一定是有意或无意的做对和坚持对了一些事情,而有人却有意或无意的没有在正确的方向上坚持下去。这才是真正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红周刊》:如果未来中国经济能够像美国过去那样飞速发展,我们国内的投资者应该如何抓住机遇?

杨天南:巴菲特说过,他从来没看到一个做空美国而致富的人,与此相应,近20年来,我也没有见过一个人因为做空中国而致富。我所说的“做空中国”并不仅限于股市,做企业成功,买房子赚钱这都是做多中国的表现。不论是董明珠还是马云,无论是企业家持有自己公司的股份还是普通大众持有房屋,他们都是因过去二三十年通过“做多中国”而致富的。

《红周刊》:尽管如此,绝大多数做多中国股市的投资者却没有赚钱。

杨天南:我2006年回国至今也是第13年了,在过去12年中,近11年中国股市是下跌的,直到今天上证综指也不到3000点。我认为,绝大多数投资者做多中國股市赚不到钱首先在于,我们还没有走出历史的特定阶段。30年或50年后再回望今天,可能我会看得更清楚一些。我们今天对中国未来的信心是不是会被时间证明我们错了,可以过12年后再看。毕竟巴菲特也经历过17年美国股市不涨的情况。其次,中国的股市环境,从法规到投资者素质以及各方面综合条件还有待完善,这也是我们必须承认的。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中国股市正在向成熟的方向上发展,就像在过去10年里,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者写了越来越多的关于价值投资的书,中国投资者的学习速度非常快,要给中国再多一点时间和耐心。

此外,国际上也的确对中国存在着一定的偏见,导致中国概念板块整体估值是偏低的。比如说,很多人会看到上证综指现在是3000点,距离2007年的6000点还有不小的差距,实际上,香港的恒生国企指数在2007年是20000点,现在是11000点,同样几乎跌去了一半。

就像芒格说的那句话,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我们可以有所作为的。我们首先要适应环境;其次,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社会多做一些事情。在中国,能够坚持的人并不在少数,我们对中国的未来还是能够有所期待的。所以,这十几年A股市场的整体的低迷是客观现实,不过对于投资者来说未必是坏事,提供了一个发财的机会。格雷厄姆曾经说过一句话,牛市是普通投资者亏损的主要原因。反过来,熊市就是投资者赚钱的主要原因,所以面对目前A股市场低迷的行情,投资者应该高兴才对。

好的资产管理人不仅能赚钱而且能赚命

《红周刊》:在巴菲特最新公布的2019年致股东的信当中,还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地方?

杨天南:在今年致股东的信的开篇,巴菲特展示了54年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价相较于S&P500指数的表现。数据显示,在过去54年,如果投资者持有S&P500大概将获益是150倍,而如果选择投资伯克希尔·哈撒韦,收益则大约是10000倍。在巴菲特经营了伯克希尔公司54年之后,这样的成绩依旧令人震撼。

“赚钱”只是一方面,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我逐渐发现,真正好的资产管理人,在“赚钱”之余更可以为出资人“赚命”。生命就是时间,如果有投资者当年有幸找到像巴菲特这样德才兼备的人,他就完全可以把这数十年的时间节省下来,不用懂得如何“炒股”,不用天天关心市场上任何利好或利空的消息,甚至不用成为一名价值投资者。他可以将这些时间用在更有价值的事情上。如果他的天赋在作画上就成为梵高,如果他的天赋在弹钢琴就成为郎朗。

当人们亲自管理自己的投资失败时,往往面临双重损失的可能:损失金钱和损失青春。伴随着本金损失而流失的青春时光,本可以成就另一番事业。这一点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是更为重大的损失,但几乎是注定命运的。因此,找到像巴菲特这样的人,他不仅帮你“赚钱”,还能帮你“赚命”。相较于将前者,后者才更令人向往和憧憬,但也往往被人们所忽视。

前一篇<<上一篇:就是赖你怎样txt:金圆桌的新方位  
 下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