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信息,跨境电子商务新闻,跨境电商雨果网,跨境电商鹰熊汇,跨境电商要闻,杭州跨境电商,虎跨境电商,跨境电商赢商荟,郭大侠谈跨境电商物流,浙江跨境电子商务   
banner
谈谈心恋恋爱演员表:岁兰千里资管计划无法退出投资人博弈大成创新资本

投资人提供的资料显示,大成千里并购专项资管计划为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的优先级份额,7亿元募资投入到武汉赫天等3家企业后,未能推动企业业务成长,投入资金也下落不明。此外,并购基金的管理人百岁兰投资也与上市公司*ST保千关系密切,中立性和专业性能力欠缺。

目前事态有了最新的进展,经过协商,代销机构恒天财富承诺尽快退回代销费用;但大成创新资本方面表示,是否退回管理费用还需请示股东方大成基金和人保资产。据记者了解,由于公司股权结构的不合理,已经影响到公司新产品发行和老产品退出的问题。同时,基金业协会数据亦显示,2016年10月以来,大成创新资本未再发行新的产品。

大成岁兰千里资管计划退出难

经历2015年以来的快速发展,股权基金成为市场宠儿;但进入2018年,退出问题却成为最大困扰。近期有投资人告知记者,大成创新资本-岁兰千里并购专项资管计划就遇上了到期后无法退出的问题。

投资人陈先生提供给记者的一份《大成创新资本-岁兰千里并购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推荐材料显示,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一个有限合伙制的并购基金,总规模为10.3亿元,优先:劣后比例为2:1,上市公司保千里以自有資金出资2亿元、深圳市百岁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百岁兰”)出资8000万元,劣后部分共计3.3亿元。该并购基金的优先级就是大成岁兰千里专项资管计划,募资规模7亿元,由恒天财富代销。记者获悉,大成千里并购专项资管计划的客户数超过210人。

该资管计划的存续期为2+1模式(即3年清算),收益方式则是8.3%/8.8%的年分红+超额浮动收益的50%。管理结构上,百岁兰作为执行事务合伙人(GP)、保千里和大成创新资本发行的专项资管计划则作为普通合伙人。

彼时市场仍沉浸在牛市的余温中,管理人也对产品的前景态度乐观。记者获得的一份2015年11月26日的线上路演音频显示,大成创新投行部总裁赵丰表示,主要的退出方式有3种:1,项目有望在1.5-2年内被上市公司以现金方式收购,收购方包括但不限于保千里,保千里是最有希望的并购方;“第二种退出方式,注册制将于明年(2016年)3月推出,我们投资的项目很优秀,也很有可能以IPO方式退出;第三种方式就是新三板,退出效率更快。”此外,部分项目还有业绩对赌,例如,澳视传媒的《尽调报告》显示,实控人承诺如果2018年12月1日前不能被上市公司收购,则“将按照年化12%的单利回购本金并付息”。

优先-劣后的产品结构也增强了管理人对后市的乐观预期。上述音频中,大成创新资本的一位朱姓负责人表示,劣后级的3.3亿元为优先级提供了一个安全垫。此外,“保千里2015年上半年利润1.18亿元,却出资2亿元作为劣后,一旦并购失败,劣后资金率先受损,就意味着上市公司一年实际白干了,势必会对上市公司的股价产生负面影响,控股股东的资产也会严重缩水。从上述投资逻辑来看,大家应该对本产品充满信心。”这位负责人还表示,“由于股东方人保资产是险资,我们的投资风格也比较谨慎”。

三生教育网

不过事与愿违,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大成岁兰千里专项资管计划分为3期、均发行于2015年12月,应于2018年12月15日-12月25日到期。但有1期产品的投资人告知记者,他们只拿到了2016年和2017年的承诺收益,2018年12月15日理应到期清算,但至今也没有收到第三年的利息和本金。而存在对赌条款的项目中,对手方也出现违约、未采取回购举措。

被质疑存在失职行为投资人手撕大成创新资本

风险暴露后,投资人和大成创新以及百岁兰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双方的矛盾在于,管理人是否尽职尽责、对资金运用和投向企业管理是否到位。

并购基金的总规模为10.3亿元,其中8.02亿元投向了武汉赫天、天津嘉杰、广州澳视传媒3家企业,具体管理由作为GP的百岁兰负责。对此投资人质疑,百岁兰成立时间短,并没有体现出优秀的过往管理业绩:百岁兰成立于2015年,其第一笔业务就是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有限合伙)。

据保千里2015年8月的公告透露,并购基金设立投委会作为投资决策的最高机构,投委会由5名委员组成,其中百岁兰委派3名委员、保千里委派2名成员,“投资项目需由全体投委会委员半数以上通过方可进行投资”。另外,管理人还向投向企业派驻了董事,例如百岁兰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杨宇禧就兼任武汉赫天、广州澳视互动的董事。但在投资人看来,百岁兰派驻的董事未勤勉尽责,存在失职行为。陈先生举例称,并购基金投向3个企业共计8.02亿元,“但投入不久,这笔钱就被保千里的实控人庄敏挪用了”。

此外,据大成创新资本发给投资人的《所投企业情况公告》,“两年多来,被投资企业未提供过往股东会和董事会文件,以及应召开股东会或者董事会却未按相关协议、所投企业公司章程等规定通知有限合伙的情形”。

记者还发现,岁兰千里产业并购基金的实际管理人百岁兰与被投企业之间关系密切,百岁兰的董事长、总经理为杨宇禧。公开资料显示,杨宇禧2004年创办动力盈科,2015年创立百岁兰。但杨宇禧早在2013年即与保千里有业务合作。2014年,保千里借壳*ST中达时披露的《交易报告书》显示,早在2014年上半年,动力盈科即出现在保千里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此外,动力盈科被上市公司东方网力收购时公布的《审计报告》披露,保千里是动力盈科的第二大客户,保千里贡献的业绩占动力盈科总营收的36%。“所以杨宇禧成立了百岁兰后,第一单业务就是与保千里的并购基金有关联,杨宇禧实控下的百岁兰还拿着巨额募资投资了与保千里关系密切的三家公司。”

路演音频显示,单个企业的募投规模不超过3亿元,不过实际的使用过程中屡屡突破上述限制。上述实际募投的8.02亿元中,仅投向武汉赫天的资金就在4亿元左右,主要用于收购吴文锋、刘桥持有的武汉赫天股权。工商信息显示,2015年6月,武汉赫天增资扩股,吴文锋、刘桥分别认缴3041万元、2675万元,合计持有增资后总股权的53.42%。致同事务所出具的武汉赫天2016年审计报告显示,2016年4月,岁兰千里并购基金(有限合伙)现金收购吴文锋1391万股、刘桥1070万股,合计持股25%,按此估算、武汉赫天估值高达16亿元,以2015年净利润3779万元估算,PE超过42倍。

同年7月,吴刘二人将剩余的3255万股全部转让给深圳千里财富并购基金(有限合伙)(保千里持有其2成股权)。经过13个月的运作,二人彻底套现走人。

《尽调报告》同时显示,澳视传媒的投前估值为2.8亿元、对应2015年PE是30.77倍,百岁兰给出的投后估值为5亿元、PE为55倍;天津嘉杰投前估值3.38亿元、对应2016年PE是10倍,百岁兰给出的投后估值5.2亿元、PE对应15.3倍,建议投资额度为2.2亿元。

在业务往来上,三家募投企业均与庄敏控制下的保千里有着紧密的合作。保千里2017年年报透露,公司对武汉赫天的1.72亿元应收款无法收回、全部计提坏账损失。上述应收款主要来自庄敏主导的大额预付款交易,公告称,“由于庄敏涉嫌以预付账款的方式侵占上市公司的资金,大部分资金已转移至第三方账户且无法追回”。

此外,庄敏还以违规担保的方式直接向募投企业输血。2016年11月-2017年3月,洛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与包括澳视互动在内的4家承租方签署回租赁协议,洛银租赁约定为4家承租方提供4.5亿元的融资租赁款项,庄敏和保千里的全资子公司保千里电子为上述债务承担保证责任。但事后核查才发现,该担保未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的内部决策程序,保千里董事会也表示不知情。

而作为并购基金的关键人物,保千里董事长庄敏也因制作虚假材料、信披造假等被证监会罚款60万元。2017年8月,庄敏辞去董事长等职务,此后便从公开视野中消失。记者获悉,据传庄敏已在2017年底部出境。百岁兰的负责任人祝军面对投资人也坦承,庄敏处于失联状态。

三方踢皮球 投资者维权路漫漫

除去大成创新资本外,同时陷入尴尬境地的还有恒天财富。投资人也认为,恒天财富作为代销机构,在推荐过程中存在夸大之处,而风险提示环节又有所保留。“当初他们跟我说,这是一个固收类产品,年收益保底8.3%-8.8%,如项目成功退出,还有分红。”陈先生也反思,确实因为投资者不够专业,才会落入管理人和代销机构设置的陷阱。不过,尽管大成岁兰千里专项资管计划是享有固定收益的优先级,但其本质上仍是一个股权类产品。

“我们是恒天的老客户,当初听信理财师建议买了大成岁兰千里并购资管计划。”不过在投资人看来,相比大成创新资本和百岁兰,恒天财富在后续处置中的表现尚且还算给力。此外,恒天财富也表态,可以尽快把代销费用退回给投资人。

一份投资人提供的会议纪要显示,在2018年11月15日召开的“眉山会议”上,恒天财富总裁崔同跃、大成创新资本总经理邓韶勇考虑可以退回管理和代销费用,并在2019年3月31日前退回個人投资者的本金。具体来说,恒天财富收取了1850万元的代销费用,大成创新资本通过中保大成收取了2000万元的财务顾问费,百岁兰按照基金规模2%/年收取管理费—即4000万元。如将上述费用退回,相当于回本接近两成。困难在于,大成创新资本方面坦言,2015年收取的财顾费已入账、成为公司资本金,如果退回财顾费,则会削弱公司资本金实力,因此不便退回这笔费用;而百岁兰则表示,百岁兰也出资8000万元作为劣后级,但现在劣后级全部亏损,能否退回管理费还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因此坚持一揽子协议达成后,才会考虑恒天财富的建议。有投资人告知,截至1月19日,退回费用的承诺仍未兑现。

据记者了解,作为恒天财富的股东方,中植集团和经纬纺机的态度是全力推动解决,但仅仅代销机构一家并不能解决问题,因此恒天财富也在督促大成创新资本和百岁兰共同出力。而大成创新资本总经理周韶勇表示,是否退回收取费用尚需请示两家股东方。但据记者了解,两方股东均对此秉持回避态度,让投资人颇为苦恼。此前恒天财富也曾给人保资产和大成基金发函,但未获得满意回复,大成基金方面也避而不见。记者也致电了周韶勇,对方称请咨询客服电话,记者又致电了大成创新资本董事长撒承德,他表示正在开会、不便回复。对于记者发送给大成创新资本和恒天财富的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前一篇<<上一篇:大群利爪龙怎么过去:中美贸易摩擦留痕政府工作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