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信息,跨境电子商务新闻,跨境电商雨果网,跨境电商鹰熊汇,跨境电商要闻,杭州跨境电商,虎跨境电商,跨境电商赢商荟,郭大侠谈跨境电商物流,浙江跨境电子商务   
banner
“中央监管结算仓”能否让海淘更放心


文章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6月22日,由中国轻工业品进出口总公司、全球商品采购中心共同发起,中国服务贸易协会、中国跨境电商50人论坛联合主办的“中央监管结算仓”项目建设座谈会在京召开。会上宣布,今年计划在华南、华中、西南、华东、环渤海等中心城市和边贸城市进行“中央监管结算仓”布局。


  电商碎片化难题


  据中国轻工业品进出口总公司总裁潘旺的介绍,所谓“中央监管结算仓”,是中国轻工业品进出口总公司与商务部下属的全球商品采购中心合作,推出“G2G”(即政府与政府)合作模式,以央企为主体,以国家检验检疫标准为导向,以国家行业组织为纽带的模式,有效解决海外供应商身份认定、跨境商品监管。在此基础上,依托中央监管结算仓,实现上下游企业的闭环结算。为国内的小电商,包括中小买家通过平台提供优质优价的国外品牌商品。


  简单来说,就是由全球商品采购中心和中国轻工业品进出口总公司在进口国进行集采并进口,由国家检测机构进行检测鉴定,跨境电商企业尤其是中小型的电商企业、创业平台、连锁便利店等线上线下渠道可以通过共享模式对监管仓里的跨境商品进行分销。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王健认为,“中央监管结算仓”符合目前跨国电商的碎片化趋势。他说:“全世界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发展让全球贸易已经出现了碎片化。众多的中小企业,甚至于消费者直接参与全球贸易,直接在互联网上买全球卖全球。”


  电商碎片化的一个代表现象就是国内微商的大量出现。依托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微商,已经成为电商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这些微商中,销售海淘产品也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与亚马逊、蜜芽、小红书、网易海淘等海淘巨头相比,这些微商多为创业平台项目甚至是个人兼职活动,销售的东西单体量少,但总体规模十分庞大。亿邦动力首席分析师赵楠告诉记者,他在韩国机场看到,机场大厅几乎被发往中国的包裹占满,这些包裹大多数是微商通过各种渠道订购的韩国化妆品、面膜之类的产品。


  碎片化的贸易带来两大难题,一是由于国内买家的激烈竞争,抬升了采购价格,尤其是对一些受欢迎的“爆品”的追逐,使得“爆品”采购价格上涨;二是对产品质量、真伪的鉴定难题,碎片化的跨国贸易使得单体商品量少,总体数量却十分庞大,而微商们又普遍实力较弱,没有对商品进行鉴定的能力。


  中央监管结算仓的出现,为解决这两个问题提供了途径。


  破局“买啥啥贵”


  在全球商品采购中心主任许京看来,“中央监管结算仓”的一大作用,就是要解决中国企业“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便宜”的尴尬问题。


  许京对记者说:“我曾跟随我国的贸易代表团去纽约买大豆,几乎是刚落地,交易市场上的大豆价格就迅速上涨。谈完交易,回到北京,大豆价格开始跌。出口更是如此,几家中国企业竞相压价,结果压到几乎没有利润可言。”


  在许京看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可以借鉴沃尔玛的“集中采购”模式,该模式掌握了很强的议价权,最终影响到定价。另一个可借鉴的例子是日本的进出口商社模式。日本的进出口贸易长期掌握在三井、三菱、伊藤忠等9个大型综合商社手中,在采购或者销售时,议价能力很强。他认为,这种模式为“中央监管结算仓”提供了借鉴,即由全球商品采购中心作为价值链资源整合者,联合检验检测机构、央企以及银行、物流服务商等,共同构建从全球供应商发动、认证到商品集中采购、金融结算等封闭供应链体系。同时,中小跨境电商平台和创业者、连锁便利店等线上线下渠道可以通过“共享模式”,对监管仓里的跨境商品进行分销。这种“央企全球买,民企全球卖”的服务模式,既可以解决传统进出口跨境贸易中“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便宜”的尴尬局面,又可以规避买卖双方 “一对一”合作难、风险大等问题。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王健也认同这种模式,并认为“中央监管结算仓”的操作模式不同于以前的外贸垄断,他说:“它必须要搭建一个平台,让更多的跨境电商和消费者能够共同地参与,发挥现有的跨境电商的国内的销售渠道和平台的作用,同时又保障消费者的权益,这是一个非常有益的探索。”


  鉴定产品“身份”


  “中央监管结算仓”的另外一个重要作用则是对商品的鉴定与品质保证。


  在跨国海淘中,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对海淘产品的真实性鉴定以及产品质量的鉴定难题。中国检验认证集团运营总监杨旭告诉记者,新西兰有一种蜂蜜,一年产量只有300万公斤,深受世界各地消费者欢迎,行销世界,“你知道这种蜂蜜卖到中国的有多少吗?粗略统计,国内销售的可能有3000万公斤,是它整个国家产量的10倍。”


  另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已经被多次曝光的“海上一日游”商品,这些产品一般是国内生产,到香港或者坐着轮船到公海绕一圈,回来以后就有海关的报关单,就名正言顺地成为了进口的产品。这种产品的成本可能只有几元钱或者几十元钱,但是却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


  而在“中央监管结算仓”的规划中,给商品进行检验认证是重要的一环。中检集团将联合海外商协会、生产厂家三方共建全球供应商原产地认证系统和商品二维码追溯体系,从原产地品牌方直接对接,进行工厂级溯源5星认证(全球质量溯源根据信息的详实程度,分为工厂级溯源5星、贸易商级溯源3星,口岸级溯源1星)从源头杜绝假货,保证产品品质。


  杨旭告诉记者,检验机构会对“中央监管结算仓”中的商品以及涉及到的企业进行实地的验证工作,包括验证这个企业是不是真实存在,这个企业生产的产品是不是在本地有过流通的,是不是只卖给中国,还有就是品质检测,包括品质分级是否真实,是否符合中国的标准,都会通过国内外的实验室进行检测。他说:“我们对产品的产地进行溯源,溯源的信息和结果会上传到云平台,并对每一个产品加贴一个二维码,把溯源的信息跟二维码一一对应,消费者在市场上进行购买的时候通过扫描二维码就可以知道产品的原产地是哪里。”


  据悉,“中央监管结算仓”今年计划在华南、华中、西南、华东、环渤海等中心城市和边贸城市进行布局,海外将重点选择在俄罗斯、德国、意大利、英国、加拿大、南非、土耳其、迪拜、香港、美国、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亚、新加坡等中欧铁路和海上丝路重点国家和地区进行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