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信息,跨境电子商务新闻,跨境电商雨果网,跨境电商鹰熊汇,跨境电商要闻,杭州跨境电商,虎跨境电商,跨境电商赢商荟,郭大侠谈跨境电商物流,浙江跨境电子商务   
banner
跨境电商“四大天王”之一,Wish落户杭州

文章来源:都市快报、中国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


Wish,中文意思可以翻译成“希望”。


而在欧美,Wish是一家聚集超过30万卖家、很受85后、90后追捧的移动电商平台。在业内,与亚马逊、ebay、阿里速卖通并称为跨境电商“四大天王”。


前天,在G20峰会主会场杭州国际博览中心,Wish中国与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签订合作协议,正式落户杭州。市委常委、统战部长、杭州综试区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佟桂莉,市委常委、萧山区委书记盛阅春等出席签约仪式。


Wish的落户,会给杭州乃至长三角地区传统制造业集群转型带来怎样的希望?

不妨看几组数据,Wish的用户50%来自北美、45%来自欧洲,年纪集中在18-35岁的年轻人。受制于消费能力,对商品本身及售价比较敏感。与亚马逊、ebay等平台相比,定位就有所差异。


平台上30多万卖家有约八成来自中国,90%的商品来自中国。2016年,中国卖家通过Wish出口额达到32亿美元。


落户之前,Wish在长三角地区选择近300家工厂试点,40%集中在杭州。Wish中国区总裁丁浩川说:“从百余家企业的出货量看,在没有额外流量支持的情况下,服装服饰和以手机配件为代表的3C产品卖得很好,要高于其它地区。”


而服装服饰恰好是余杭、萧山等地的优势产业。30岁的华丙如便是“借船出海”的典型,他创办的“子不语”正是通过Wish、阿里速卖通等平台将临平周边的爆款服饰销往欧美,日均出单量超过4万,今年销售额有望突破15亿元。


帮助企业卖产品并不是Wish落户杭州的唯一初衷。丁浩川透露,公司有意通过大数据分析等手段,将海外爆款产品反馈到供应链,引导工厂定制化生产,使其在品质、品牌、口碑等方面均能受益。这种设想,与国内当红的“网易严选”类似。


Wish和杭州综试区的合作由来已久。今年3月,Wish把春季卖家峰会选在杭州举行,当时公布了以星工厂、星青年、星服务、星卖家、星技术为内容的“五星计划”,助力中国企业掘金海外市场,其中“星青年”和“星工厂”计划首先在杭州落地推行。


前者主要解决跨境电商人才紧缺的痛点,针对高校在校生开展培训和实训并选拔出创业潜力股,帮助他们实现梦想,目前已与浙江外国语学院、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等省内6所高校对接,招募了200余人;后者则是筛选优秀生产型企业,由专业运营团队帮助其销售产品、建立品牌,实现升级转型,Wish更像是“红娘”,帮着寻找最富经验的优秀卖家或者职业经理团队。


据介绍,双方签约后将力争实现Wish平台上的流量数据、杭州的制造业优势和高校人才资源的优势叠加,助力杭州传统制造和外贸企业转型升级与跨境电商人才的创业创新。


另外,前天,网易和钱江世纪城也签订了合作协议,正式落户钱江世纪城。


网易将在钱江世纪城布局一个“1+X”的体系,即成立“1”个平台,进行前沿技术研究、公共基础平台研发和创新业务孵化,重点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云服务、云阅读、云教育等“X”个技术性核心业务和产品为方向,打造“X”个独立上市的公司。



对话



Wish中国区总裁丁浩川

Wish中国落户杭州

Q


为什么选择杭州作为项目落地点?



丁浩川

先,杭州是国家电商产业的中心和重镇,跨境电商和国内电商还是有一定的重叠度,比如运营体系、产品的筛选体系、制造链等,杭州及其周边区域在这些方面可以说有成熟的业态环境和生态圈。


第二,通过逐步接触,我们发现,不光是链条、环境的成熟,杭州市相应的政府部门,行业协会等非常务实和高效,能够快速推进项目的落地,这方面我们感触很深。


基于优越的环境条件和政府务实的作风,我们决定把wish的新想法带到杭州来落地、测试。从今年3月份到现在,初期效果还是非常成功的,因为正处于摸索阶段,我们有意地控制制造商的数量,从流程的运作、产品的筛选推广、消费者的反馈来看都是非常积极的。在成功落地后,我们会加大资源投入,加快项目延展,为杭州及杭州周边的平台、卖家及消费者带来真实的效果。


Q

Wish通过互联网将中国的优质商品输送到海外,“星工厂”对接传统制造业工厂助力转型升级,通过数据及消费端的反馈为工厂端提供生产信息,能简单介绍一下吗?


丁浩川

阶段的设想是根据已有的消费者信息判断和数据分析,我们在杭州当地的制造业集群来筛选适合在Wish平台销售的产品及品类,在对接过程中我们会关注工厂产品与平台的匹配度以及工厂的品质管控、品牌的管控运营能力、对电商的基本认知等。当然我们会对产品的上传、运营、维护等进行辅导,我们也会对接优质的卖家资源,通过这些高手为工厂提供更专业的服务,Wish仍然是一个舞台搭建者的角色,让他们产生化学反应。我们对厂商和卖家的资质都有进驻标准,两端会不断地添补资源,也会不断地淘汰竞争,这样我们就能做到两端资源高效精准的匹配。


Q

与速卖通、eBay、亚马逊比,请问Wish有哪些竞争优势?特别是阿里巴巴也在杭州这个电商重镇的情况下。


丁浩川

们认为阿里是一个巨人型的企业,客观来讲,Wish会关注我们友商的发展情况,但我们会更多地把注意力集中在自身发展上。大家知道,我们的模式是百分之百聚焦于移动端的平台,同时,我们有先进的基于机器智能算法的推荐技术,这些都需要我们不断去优化与迭代,事实已经证明这些技术门槛帮助Wish带来了快速发展。我们会更集中于将我们已有的竞争优势不断放大,不断在消费群体中营造更好的客户体验。友商也好竞争对手也好,需要了解关注但我们不会一直盯着,影响干扰自己的轨迹和计划。


Q

跨境电商发展到现在,您认为应该更多地把资源放在挖掘卖家还是生成买家上?Wish会更多将精力放在哪里呢?


丁浩川

量带来的边际效应肯定是递减的,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挖掘的空间和价值,我认为中国的跨境电商供应链或者说卖家市场的大数据挖掘,特别是如何结合需求端的趋势和特点来有效地反馈到供应端进行指导生产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单纯地进行招商,增加买家的数量和商品的数量,从全球来看效益不大,但通过对已有的货源基于大数据进行结构化分析挖掘创新是大有可为的。


每个公司的资源禀赋、团队结构、经营模型是不一样的,在买家和卖家的管理上不能进行简单地互换。对于Wish而言,我们对买家和卖家双方有足够的了解,我们的总部在硅谷,我们对终端市场的研究是有足够的能力的,我们在中国有本地化的团队,目前而言,B端还是C端,对于Wish还不是一个选择题。


Q

通过前期三个月的摸索,“星工厂”和“星青年”项目目前进展如何?


丁浩川

们在杭州对接了300多家工厂,这些上线的工厂端平台并没有刻意的流量支持,目前,已经有百余家有出货,已有出货商品的客户转化率、客户评价都要高于平均水平,商品的品类主要是服装和3C小配件。


“星青年”计划已与浙江外国语学院、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等高校对接,招募200多名大学生,每周由Wish专业团队进行培训,为杭州跨境电商企业输送专业人才。


Q

你如何看目前杭州出口的商品层次,Wish平台的商品80%都是中国出口的,平台上商品的层次是怎么样的?


丁浩川

理解这个问题是问我对商品品类分布的看法。目前平台上的商品主要还是轻小件为主,包括服装、3C配件、家居、美妆、母婴用品等,客单价在10到20美元之间。实际上,我们的选品主要还是面对欧美消费者的需求,目前复购率最高的还是生活用品,这个在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变化。随着Wish的发展,我们也在接触一些高附加值、高品牌性的产品,大家可能注意到,平台上已经有手机、电脑销售了。这些都是尝试,但并不意味着马上就是未来的方向。


Q


“星工厂”在杭州落地后,将加大哪些资源投入?


丁浩川

先,“星工厂”的模式摸索成功后,我们会大力拓展工厂的资源,对接更多地工厂数量和产品数量,进行横向的复制,做到更加高效,服务更有保障。


之后,我们也会将消费端的信息反馈给工厂,让产品的独特性、匹配度得到更大程度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