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跨境电商,跨境物流信息,跨境电子商务新闻,跨境电商雨果网,跨境电商鹰熊汇,跨境电商要闻,杭州跨境电商,虎跨境电商,跨境电商赢商荟,郭大侠谈跨境电商物流,浙江跨境电子商务   
banner
人蛇大战之蛇国女王:注册制改革“科带创”是最明智的选择

科创板先行试点注册制,创业板也终于坐不住了。九年没提创业板的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将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提上了议程,且不失分寸地将此事提请国家支持,这意味着创业板即使获准推行注册制,也是“科带创”,不存在抢科创板风头的问题。

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是对中国资本市场的极大促动

创业板推行注册制改革,最好的时机无疑应是十年前开板的时候,即使开板初期与注册制失之交臂,2013年首次将IPO注册制写入中央文件的时候,创业板也应该随之闻风而动。可没等创业板停留在嘴上的注册制改革转化为实际行动,拟议中的注册制改革就分别延缓了两年。中国资本市场连续两次延缓注册制改革的这段时间,恰好正是中国高科技创新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突飞猛进的黄金时间。嗷嗷待哺的科创企业得不到国内资本市场的支持,不得已纷纷转道海外资本市场寻求发展。此种背景下,科创板在中央最高层的直接支持下挺身而出率先试点注册制,其意义不仅在于闯关,对包括创业板在内的中国资本市场也是一个极大的促动。

注册制早已在市场中被讨论了多年,此次明确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既是呼应市场,又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以科创板为试验田推进注册制试点是2019年资本市场改革的头等大事,某种意义上,科创板的推出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对过去三十年所发生问题的一种改革和纠正。如果科创板的试点注册制有可能在半年内正式启动,那么,对于本该在2020年2月28日之前应该有个眉目的整个A股市场的注册制改革来说,深圳创业板即使只是按部就班地紧紧跟上,时间上也仍犹未迟也。找到自己的正确定位,跟上改革步伐,比追热点赶潮流的应景式表态更为重要也更为实在。

创业板推行注册制改革将成为其奋起直追的新起点

注册制改革在深圳创业板迟迟未能推行,首先不是法律上的原因。这方面的条件即使开板之初或尚不具备,在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实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关于股票公开发行核准制度的有关规定时就已经迎刃而解了。与难以满足高新科创企业本身的特殊性要求虽有一定关系,如果创业板真想改革,关系也不大。问题并不在于能不能改革,而是想不想改革。当时创业板对取消业绩持续增长的要求,适当放宽了财务准入标准,使创业板的准入门槛更加切合了创新企业的特点,并不是没有过制度上的探索。但好高骛远、自视过高则成为了创业板高不成低不就的最大问题。一方面,尚未真正学到一点纳斯达克的皮毛,就把自己当成了中国版的纳斯达克,自然也就不屑于同新三板接轨;另一方面,过高的发行市盈率和一上市就疯狂炒作的气氛哄抬下,一不小心反而成了骑虎难下的“神创板”。

时至今日,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注册制改革,“科带创”已经成为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人间正道。注册制改革不仅需要勇当试点领头羊的科创板,同样也需要创业板、中小板和新三板的适时跟上。如果说科创板将侧重于大型创新企业,并同时包容中概股、红筹股回归A股,甚至还能接纳境外一流优秀企业来华上市,那么,定位于更好地满足中小型创新企業IPO的需求,对于创业板来说,则不失为明智的选择,对于科创板也是很适宜的补充,两者相得益彰。

创业板当初在探讨注册制改革的时候,原本就曾提出过“探索建立创业板转板机制,研究建立与新三板、地方股权交易中心对接机制”的思路,现在的旧话重提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循环往复,而是建立在否定之否定基础之上的重新定位。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创业板显然已经当不成注册制改革的领头羊了,与其在谁是中国纳斯达克的空头名号上争先恐后,不如通过反思正视自身的问题,找准适合自己的定位,从而能让“科带创”的注册制改革真正能够尽快在创业板落地。就此而言,如果深圳创业板真的是发自内心地想要推进和实践注册制改革,而不是只看上头眼色,追赶潮流热闹,实事求是地对当年好高骛远的浮躁进行反思,也可以成为其奋起直追的一个新起点。更好地发现自己身边俯拾皆是的优势资源,积极主动地使注册制改革在“科带创”的推进上得到更好体现,不失为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一种历史性选择。